佛山
购房资讯 >  今日头条 > 超级城市”隔岸较量,佛山如何担当?

超级城市”隔岸较量,佛山如何担当?

房地产门户-房博士 |2017年01月12日 09:10:13|来源:南方日报
  • 扫描到手机
[提要] 这个岁末,当国内舆论还在为“新一线城市”的名单热议不休时,广州与佛山,以及深圳与东莞的双城组合,已悄然把中国的城市竞争带入一个门槛更高的超级城市时代。

天津、南京、武汉、成都、重庆……

这个岁末,当国内舆论还在为“新一线城市”的名单热议不休时,广州与佛山,以及深圳与东莞的双城组合,已悄然把中国的城市竞争带入一个门槛更高的超级城市时代——

这两个组合,为未来建设“超级城市”的追兵设立了标准极高的模板:一座GDP冲刺2万亿元的一线城市,携手另一座GDP“十三五”冲击1万亿元的制造业大市,在城市、产业等领域深入推进区域一体化,参与全球竞争。

尽管建设“超级城市”的道路仍在探索,尚无权威概念,但其最基本的要素已经明确:超级城市既应是强大经济总量的产物,同时也要突破单一城市的界限,建立在至少两座高度一体化的城市基础上。

独木不成林,在国内厮杀激烈的城市竞争中,区域一体化、城市群的重要性日渐凸显。从较早提出的宁镇扬一体、长株潭一体化、厦漳泉大都市区,到近期受到关注的郑州大都市区、苏锡常都市圈,各地都在抱团发展汲取力量,探寻进一步整合资源、做强做大的前景。

区域一体化的远期成果之一,很可能就是形成广佛、深莞正在奔向的“超级城市”。

然而,区域一体化从提出规划到突破各种传统,形成实效,还需要克服种种困难。从区位条件、一体化进程,还是经济总量、产业优势来看,广佛、深莞的组合,都已站在建设“超级城市”的最前列。

留给四座城市的真正疑问是,哪对组合将赢得这场较量?这种全新的较量,又将为中国带来什么?

1 时代到来▶▶

两个前所未有的城市雏形

“超级城市”在国内政府语境中是一个新的概念,也预示着新时代的到来。

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去年10月公布的《中国都市化进程报告2016》显示,我国大都市在国家和区域发展中的重要地位进一步凸显,36个大都市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到了全国的41.06%。

而站在超级城市的高度俯瞰,城市竞争发展的格局又将为之一新。去年底,在广佛两市主要领导的会面中,首次出现了两市将打造“超级城市”的提法。

此后,中共广州市第十一次代表大会进一步阐述,“‘超级城市’成为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的主要力量,抓住先机就能赢得主动、抢占制高点”;并表示“要谋划推进更高层次的广佛同城化,携手参与全球产业分工”。

经济总量是超级城市的第一前提。去年广州GDP已达1.95万亿元。在上月举行的第十届中国中小企业节上,深圳方面透露,去年其GDP预计将突破1.9万亿元。

目前国内GDP前十位城市尚未完全公布,但广州、深圳的上述成绩,已足够保持历年来的全国第三、第四位。

佛山和东莞则常年在全国地级市中占据优势地位。去年佛山GDP达8600亿元,东莞也达到6770亿元。未来,佛山预计将稳步在“十三五”突破万亿,东莞也提出将在2021年进入万亿俱乐部。

这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。截至去年,广佛组合GDP超过2.8万亿元,深莞组合虽尚无精确数字,但至少超过2.57万亿元。

在这一数量级上,包括京沪在内,国内任一城市都无法与广佛或深莞组合相比。

事实上,随着“超级城市”时代成为同城化、一体化、乃至城市群时代的长远趋势,不断增强对人口等各种资源的吸引力,单一城市的优势将越来越小。

放眼国内,同城化、一体化案例越来越多。众多城市加紧抱团,希望从中获取增长动力。从签订协议、制定规划,到建设交通基础设施,增进民生与市场合作,各地的举措从年头到年尾一直在刷新着新闻页面。

就在本月初,扬州党政代表团赴南京学习考察,共同推动宁镇扬一体化发展。宁(南京)镇(镇江)扬(扬州)是长三角近年来最热门的区域一体化组合。

宁镇扬同城化发展规划于2014年发布,计划建成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大都市区。但从经济总量上看,宁镇扬中,南京日前宣布2016年GDP已达到10450亿元,但仍远逊广州、深圳;而镇江、扬州GDP总和尚不及佛山一地。

在政府规划或共识层面,国内还有沈抚同城、太晋同城化、合淮同城、厦漳泉同城、成德同城、北部湾经济区同城化,以及长株潭一体化、昌九一体化、滇中城市经济圈等一系列城市组合。

这些组合涉及沈阳、太原、成都、合肥、厦门、长沙、南昌、南宁、昆明等众多省会和二线城市。但在上述具名的组合中,截至2015年底,GDP无一能与广佛、深莞抗衡。

如一定要在国内找到能够匹敌广佛、深莞的城市组合,只有把目光放在北京、上海两座一线城市附近。但北京参与的京津冀一体化属于省际合作,远超出广佛、深莞层级。

一个明显的威胁来自毗邻上海的苏州。去年,苏州城市总体规划获批,提出深化与上海市的协调发展,统筹推进苏锡常都市圈建设。2015年,苏锡常三市GDP就已超过2.8万亿,略超同年的广佛、深莞。但苏锡常都市圈迄今尚未出台规划或签署相应协议,三地的各项一体化融合尚未开始破题。

城际间的高度融合,则是形成超级都市不可或缺的前提。在这方面,广佛、深莞是否同样远超同侪?

2 以复制的超级链接▶▶

千亿级华为系为何能在东莞诞生

本月,东莞市宣布去年新增两家千亿级企业,其中之一为华为系工业企业。

一座城市的明星企业,能在相邻的城市再创千亿级,这是两座城市之间产业高度融合、互补的最佳注脚,也是中国区域一体化中难再寻觅的例子。

广州与佛山、深圳与东莞之间的同城化、一体化发展,无论历史还是现实成就,对比国内其他城市组合,都形成了遥遥领先的优势。

广佛本世纪初以来的互动一早已为人熟悉。但从全国城市的横向对比即可发现,广佛早已成为国内同城化的一面旗帜,其先见性和效率迄今仍是很多城市城市学习的对象。

在2009年广佛正式签订国内首个同城化协议之前两年,作为全国首条跨城地铁的广佛线已动工修建。整个中国,没有一个城市像佛山一样,历史上第一次修地铁,就把目标瞄准了同城化。

在广佛地铁一期开通的2010年,此后对苏州昆山影响深远的、从上海连通苏州昆山的上海地铁11号线花桥段才正式动工。

而广佛“越战越勇”,未来佛山将有共计10条地铁线与广州地铁线网中的13条地铁线实现无缝对接。地铁让广州人对佛山的认同与日俱增。有统计称,仅去年广州人就在佛山买下7万套房产。截至2015年,至少有70万广州人在佛山市南海区安家。

不只是地铁,一直以来,广佛经验都在被国内各地谋划同城化的政府和研究者们所观察借鉴。2011年,中共成都党校学报发表了《借鉴广佛同城化经验推进成德绵乐同城化建设》一文。这类研究广佛同城的论文、报道,在公共信息平台中国知网上有数千篇之多。

深圳与东莞的合作在国内也堪称先行者。早在2009年,深惠莞三市签订了《推进珠江口东岸地区紧密合作框架协议》,珠江口东岸地区经济一体化战略由此启动。深圳、东莞是该组合中经济最强的一对,东莞很早就形成了“莞深融城”的概念。

从广佛经验来看,组成“超级城市”的城市之间,一定要有紧密程度远超普通城际关联的“超级链接”。深莞之间的链接,与广佛一样富有特色。

在轨道方面,深莞之间已规划,未来将至少有5条地铁线连接深圳东莞。在市场方面,两地的积极融合出现更早。在深圳城市、产业高速发展过程中,深圳企业向东莞迁移早已不是新闻。

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,2015年底,东莞市成立了莞深产业合作促进会。这种由官方推动成立、专门面向另一座城市,促进企业、产业流动合作的组织,几乎从未见于其他城市之间。

该促进会提出了“产业同城合作共赢”的宗旨。当时东莞政府方面表示,深圳企业向外发展,东莞是最佳的选择地,深圳企业在东莞扩张产能,不仅能享受到“同城化”的环境、待遇和配套,对推进莞深产业互补,维护深圳的总部地位同样具有重要作用。

市场至今仍在不断增强深莞间的链接,倒逼政府决策。这种影响不仅是在市级政府部门之间,甚至还深入到镇级政府。去年,东莞黄江镇提出建设“莞深科技创新走廊桥头堡”。

3 均力敌的卡位战▶▶

高校战、金融战将成决胜关键

放眼全国,广佛与深莞建设“超级城市”优势明显;但在内部来看,双方之间在五到十年内的竞争结果则仍难预测。

这是一场异常复杂的比拼。广州与深圳之间的竞逐本身就胶着多年,当计入与佛山、东莞深入推进同城化这样的巨大变量后,内部的化学反应就更加复杂。

四座城市特点千差万别,但在很多重要领域,两两之间实力相当。截至记者发稿前,深圳尚未公布精确的GDP数字,按照近期透露的突破1.9万亿元计算,截止2016年底广佛组合GDP总量占优,但也仅领先深莞约2000亿元左右,并非不可逾越。

除了同城化进程本身之外,哪些因素将成为未来广佛、深莞竞争中的关键砝码?发达的制造业是四座城市的共同点,从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来看,深莞组合总计9496亿元,广佛组合为9247亿元,相差200多亿元,难分高下。

如何实施创新战略,对制造业兴衰至关重要。站在城市融合、形成超级城市的漫长时间尺度上,四市短期的创新政策、投入、专利等指数都有发生逆转的可能。相比这些领域,广佛、深莞在一个特定领域的努力,将成为影响未来广佛、深莞比拼的重要因素。这个领域就是高校。

在珠三角,广州拥有最雄厚的高校资源。而经济发展与高校实力不匹配的深圳,近两年则成为了全国最积极兴办高校的城市,某种程度上向广州发起了挑战。

去年11月,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正式获得了国家教育部批准,不久后深圳市、天津大学、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又宣布在深圳签署合作办学协议。深圳计划未来10年建10所大学,争取到2025年高校达到20所左右,使深圳成为南方重要的高等教育中心。

作为制造业最前线的佛山、东莞两地则成为广东建设高水平理工大学的主战场。东莞理工学院计划力争通过10年左右的时间,办学综合实力基本达到国内211高校同期水平。而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的计划是,到2025年,学校办学综合实力位列全国理工类院校排名50位左右。

广佛、深莞内部的大学建设热潮,是两个城市组合争抢创造创新优势的集中体现。其中,特别是深圳、东莞、佛山,在高等教育有关规划方面设置了十年为期的阶段性目标,这意味着,2025年将成为广佛、深莞在创新领域的阶段性“赛点”。

在对广佛、深莞前景的判断中,金融业是另一重要领域。事实上,发达的金融业不仅是第三产业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支分,也是国内外顶级城市的重要标志。从伦敦、东京、纽约,到北京、上海无一例外。深圳在国内的独特经济地位,很大程度上就源于其金融业全国领先的优势。

拥有深交所的深圳,截至去年6月,金融业总资产已超过12万亿元,全年金融业实现增加值约2852亿元,核心指标继续稳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三位。

广州金融业增加值在2015年也已达到1629亿元,成为全市第六个超千亿的支柱产业。去年11月,该市出台金融业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,提出将金融业打造成为广州服务业的第一大支柱产业,到2020年金融业总资产突破10万亿元。从总资产等指标的目标来看,广州将在今后五年对深圳保持追赶。

与此同时,佛山、东莞也在发力。去年11月佛山公布的金融业规划显示,佛山境内住户存款余额等多项重要金融指标在全国地级市排名前列,2015年金融业增加值341.73亿元。“十三五”该市将努力打造具有全国示范意义的产业金融中心,到2020年末金融业增加值提高到550亿元。

去年底东莞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的《东莞建设金融强市总体规划(2016-2025)》提出,该市将由“金融大市”向“金融强市”转变。2015年东莞金融业增加值为402.71亿元,到2020年该市计划达到800亿元。如果蓝图实现,东莞在这一重要指标上将领先佛山。

■关注

不只谋建地铁:

东莞是如何主动连接深圳的?

本月初,一座城市候机楼在东莞启用,到深圳机场最快只需45分钟。与此前东莞开设的、其他向深圳机场的候机楼不同,这座新的候机楼开在了松山湖,这是东莞高新制造业最密集的区域,同时也是华为系等深圳企业重点布局的区域。

作为国内最早的同城化组合,广佛同城概念早已深入人心。但实际上,深圳与东莞的相互融合过程中也有许多亮点。

在2011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东莞市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,东莞提出将把“主动对接穗深港,增创东莞对外开放新优势”作为东莞高水平崛起的战略重点。此后的五年中,东莞与深圳的一体化不断增强。

在此过程中,东莞镇街的定位不断演变。以东莞樟木头镇为例,昔日当地一度成为“香港的后花园”,而在上个五年却逐渐被称为“深圳后花园”。

2014年,樟木头镇一名负责人向媒体表示,这甚至是整个珠三角产业结构转型取得阶段性成果的表现,该镇将进一步推动产业升级、完善综合配套,优化人居环境,不仅要将樟木头打造为“深圳后花园”,更要让来自五湖四海的创业、就业者安心在樟木头安家立业。

在深圳产业城市升级过程中,企业转移需求不断增强,东莞成为最大的受益者。2015年,东莞凤岗镇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凤岗不做“深圳后花园”,要努力打造深圳优质企业转移区。他表示,当地将力促一批深圳优质项目早落地、早上马、早投产,争取几年内工业总产值再增400亿元,再造一个“凤岗”。

在这一阶段,打好“深圳牌”已成为东莞各镇发展经济的必修课,到深圳直接招商并不稀奇。2015年10月,东莞市黄江镇经贸合作交流推介会在深举行,吸引了25家企业意向投资总额近50亿元。

产业契合是深圳、东莞产业融合的重要前提。以黄江镇为例,其已形成以电子信息行业为主导的现代产业体系,获评为“国家电子信息产业基地”。而深圳电子信息产业领跑全国,与黄江镇合作空间巨大。

深圳、东莞一体化的关键事件,发生在2015年11月,深圳地铁集团与东莞实业集团签订《深莞轨道交通建设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》,明确将成立深化合作工作领导小组,全面启动两市轨道交通线路对接方案、对接项目立项审批以及东莞新线投融资模式研究工作。未来深圳轨道交通6号、10号、11号、13号、20号5条线路将连接深莞两地。

进入去年,深莞融合度继续提升。“华为在松山湖再拿5宗地”等新闻,不断刷新着人们对“深莞”的认识。

在去年8月举行的第二次莞深企业发展协调会上,东莞市市长梁维东热情欢迎参会的深圳企业。他表示,东莞市委、市政府将以最大的努力和诚意,扶持莞深产业合作促进会继续发展壮大,并不断完善企业服务工作机制,实实在在地为深圳在莞企业的发展解决更多问题、创造更多机会、打造更好平台、提供更优服务,帮助企业在东莞实现更好的发展。